杭州铝材价格联盟

吴雪刚:我的成功从绝望开始

安哥拉界面2018-12-04 14:13:44

文:冯臻   摄:冯臻


十多年前被骗光资金欠下2100万巨债,于任何人而言都是重大打击,许多人亦不堪此重负而至落魄颓靡,甚至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社会版从来不缺这种新闻。吴雪刚,一个来自衢州云溪却在安哥拉拥有一个商业王国的人,用短短几年时间摇身一变,从负债累累到如今成就不凡,一次完美蜕变,亦是一段传奇。




十年,他从社会新闻走到经济大咖


整洁、硬气,一头红发有些不羁,这是初见吴雪刚时的直观印象,看着颇有些脾气。我原以为这样的人多少会有些难以相处,却不料他一开口,便让我彻底改观。简单的介绍过后,吴雪刚用一口浓重的衢州地方口音,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往。许是知我采访他是为《衢商》,故而没有多余的铺垫,他直接说起他的创业生涯。

 

1994年的时候跑去义乌闯荡,从最初的饭店到后来开始做外贸鞋子,虽然辛苦,但吴雪刚勤快肯吃苦,慢慢也积攒了一些资本,日子过得充实而平静,直至2004年,这一年,对吴雪刚来说,是苦难的开始,也是成功的转折。

 

因为做的是外贸鞋子的生意,所以客户很多都是国外的,2004年的时候,一群安哥拉商人找到吴雪刚,通过他拿了一大批货,最后却未能如约付款。从一笔大生意变成一个大麻烦,这对吴雪刚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不仅把自己的积蓄都投了进去,还欠了工厂2100万货款,这在当时不啻于一个天文数字。

 

走投无路的吴雪刚只能只身前往安哥拉追债,几经周折之后,对方赔给他一处当地的住房以及剩下的一些鞋子。无奈之下他开始在那儿卖鞋子,丰富的经验加上敏捷的商业头脑,那些原来卖不出去的鞋子在吴雪刚手中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第一天就卖出了一万七千美金。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希望的时候又遇飞来横祸,当地一些黑心商家嫉恨吴雪刚抢占了市场,便火烧了他刚拿到的房子和鞋。设身处地想一想,我这听的人都感到绝望。然而他虽几近崩溃,却依旧没有一蹶不振。

 

自到安哥拉始,下飞机的时候,吴雪刚便觉得这个国家实在破旧,2002年刚结束的多年内战致使当地经济萧条,基础建设也被毁得七零八落,房子破败,路况奇差,机场甚至还不如国内的公厕造得好。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他便看到了自己翻身的机会。



 

对于一个急需安定和发展的国家来说,首要的一定是搞建设,不管是房子还是公路,一旦开始大兴工程,便需要大量的建材。再加上物资缺乏,建材在当时的安哥拉卖得非常贵,国内整包出售都觉廉价的图钉在那儿却是单根卖的行情。于是吴雪刚开始在罗安达贩卖建材,等到终于在当地打好基础之时,他从国内运送建材至安哥拉出售,当时一个货柜的建材能赚十倍利润。一旦抓住了商机,资本的积累也变得非常迅速,之前国内欠下的巨债也得以一一还清。

 

时至今日,由他一手创办的“中国天元城建集团”在安哥拉已有十余个产业。建材超市、家具厂、锯板厂、涂料厂、砖厂、水泥瓦厂、彩钢瓦厂、铝合金厂、不锈钢厂、水厂、森林产业、建筑工程等都是天元集团的业务范围。

 

从一无所有到如今事业有成,期间辛苦吴雪刚并没有多谈,只说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安哥拉治安不好,黑人拦路抢劫的事司空见惯,擦枪走火闹出人命也是常有的事。如他所言,在国外压力甚大,每每回国,一下飞机便会觉得全身骤然一轻。在这样环境下生存下来并发展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集团,这之中付出的艰辛他不与外人道,我也无法想象,只觉他今日所成皆是血汗。


受过伤,但依旧相信世界之美好


从去年开始,由于石油掉价厉害,安哥拉的市场开始走下坡路,加上年纪渐长,回国的心思更重一些,吴雪刚开始准备在衢州办企业,颐高广场那边的贸易公司就快开始运行了,还有一个家具公司正在筹建中。

 

我好奇他工作之余做些什么消遣,他说自己实在忙,根本没有消遣的时间,想了一会儿说:“要是非要说一个爱好的话,我喜欢逛街。”我不语,他却似看穿了我的心思说自己比女人还能逛。“有一回我在香港转机,在机场逛些名店,回过神看表的时候竟然已经错过了飞机,只好改签第二天的。”

 

谈及家庭,他有些感慨。与前妻已经离异许久,大儿子跟着他去安哥拉做生意,年仅十五岁的小女儿则留在衢州跟着前妻。说起一双儿女,他眉眼中是满满的自豪。“儿子现在已经很能帮我的忙了,女儿还小,但也长得很漂亮了,等她高中毕业我打算送她出国深造。”我笑问他如今是否还相信爱情,他慨然一笑,说爱情还是美好的,伴侣也是要找的。

 

吴雪刚是军人出身,1985年的时候作为空军后勤参加过越战,身上尚留着些军人的爽利与直接。我问他是否曾有过后悔的事,他未及思索便回我说自己从不后悔,不管以前是做错做对,做生意是亏是赚,他都不曾有过一丝后悔。“已经发生过的事,不是用来后悔的,我更愿意去找原因。”再直白不过的道理,谁人都懂,却都没他践行得透彻。



 

就如金庸的武侠小说一样,铁汉亦有柔情。在安哥拉的大多数华人都会去寻找吴雪刚的庇佑,他都会一一给予帮助。看到能帮的人他一定帮“捐款已经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了,在路上看到献血的车我也都会去献。”逢年过节的时候,村中的老人家里一定会有他送去的粮食和红包。“我这个人比较简单,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我都愿意去帮助每一个能帮的人,我相信好人是会有好报的。”

 

也许是经历的苦难多,感情也多坎坷,吴雪刚虽然显得大大咧咧的,我却在他的言谈话语间看出隐隐的一丝自我防护。他不愿过多谈及自己的内心,言及平时的爱好也仅是收藏奢侈品,也许物质的圆满能弥补精神的空虚。我希望不久之后的将来,他能有美满的家庭,生活也不再经受磨难。就如他所言,我也相信好人好报,他值得拥有一个幸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