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铝材价格联盟

【商报特稿】关注江西县域经济系列报道之二:安义经济“双面现象”

江西商报2018-11-07 16:16:00

徐庆平 JBN记者 刘行宾/文、图


江西人几乎都知道,地处洪城以北60公里,梅岭山麓三尺开外的安义人不仅很有钱,而且早年省信用联社的统计结果就表明,安义人均存款全省第一,成为我省县域经济不可复制的一大“景观”。


安义人为什么会这么有钱呢?钱,究竟给安义人的社会生活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安义县委县政府对“安义经济”现象究竟有着怎样的思考?


1 艰苦创业的江西温州现象


安义人有钱,源于其擅长并乐于经商,罗田古村巷道上的商贾车辙便是最好的例证。早在明清时期,一代代安义人就自觉融入江右商帮之中,一并称雄于中华工商业数百年之久。那时候的安义籍赣商,虽然还没有出现在全国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骄子,但在全县许多村庄中,错落着许多大户人家所建造的古民宅建筑,只是规模不如罗田古村般恢宏。


改革开放伊始的上世纪80年代,因地下无矿藏,地面无工厂,安义人从商的兴致大大激发,无论少壮,无任男女,拎包出门,蔚然成风,成就了一代草根创富英雄。那时,安义许多人到全国各地推销纺织配件、化工染料、磨具磨料,他们闯武汉、进南京,或加工木头门窗,或到星级酒店炖瓦罐汤、搞北京烤鸭;后又延伸至经营物流货运、宾馆酒店,至今发展到塑钢与铝合金及不锈钢门窗型材加工流通,全国30多个省市,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安义人的身影,从而成为“安义经济”现象。“江西的温州”,“江西的犹太人”,说的都是这块土地上的人和事。


安义人虽然很有钱,但他们的每一分钱,都不是从路上捡来的,而是凭着他们一双粗糙的手打拼创造的,尤其是第一代安义富翁,谁没钻在绿皮火车座位下面呼呼睡过,谁没有一天靠几个馒头充饥的辛酸史。就连已是千万身家的杜康前往苏州第二次创业,也是在玻璃深加工建设基地,白天顶着炎炎烈日汗流浃背,晚上睡觉房似蒸笼,麻将凉席躺下去都烙背,因为高温粘腻,他身上被夹坏一块肉,留下了一块永久的疤痕。然而,他没有动摇,暗下决心,非要闯出一番新天地。数年之后,杜家兄弟的碧海集团已成为全国最大的玻璃零散(非标)订单深加工企业,年加工能力逾200万重箱。


还有木匠出身的戴熙福,当年怀揣着从岳母家借来的2000元,带着妻子和刚会走路的女儿前往南京做木头阳台窗。创业初期,他白天到外面去摆牌子、揽生意,之后,骑着三轮车去送货;晚上回来,他在砖砌的灶台上烧火作饭。彼时,床上从来没有垫过像样的棉絮,铺一层刨花,上面放一床毛毯,就是一家三口睡觉的床铺。数年之后,他抓住机遇转做铝合金门窗,并逐步发展成为苏南地区最大的铝合金型材经销商之一。再后来,他又响应家乡返乡创业的感召,到安义县工业园兴办了铝型材生产企业,成为省外有店、家乡有厂的产销一体化的典型。


除了以上两位是安义人艰苦创业发家致富的典型代表,还有数万个遍布全国各地的普通铝合金加工店,他们皆为夫妻店,拖儿带女,出门之初,无一不是钻阁楼或在地上日卷夜铺、在货堆上爬进爬出。十几年过后,他们多半在大城市购置了住房、店铺,回家不再挤火车窝大巴,一辆锃亮的小车直接开到老家。每至春节,安义全县从县城到乡镇,总是塞满了全国各地牌照的小车,宝马奔驰随处可见,两万多辆小车拥堵安义县城的奇观,全省没有二例。


2 物价上涨与全国各地买房


春节期间,在外经商的安义人一回家,安义县的物价便开始上涨,各路商家一个春节的盈利抵得上半年,这也是安义才有的一大景观。本土餐饮、歌厅、肉食、蔬菜等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就像联盟好了似的一夜之间加价,就连县城的人力蹬士也跟着坐地起价,平时5元起步,过年就得10块。歌厅平时两百元还送果盘,过年八百元你爱要不要。去年春节期间的煌上煌、绝味卤菜平白无故每斤加了5块钱,办酒席的人家还得提前预定,光大年初五一天煌上煌就从南昌拉来5车,店主一家6口在店铺前一字排开6台案板,昼夜不分地剁啊剁,到后半夜实在气力竭尽,菜刀也举不过头顶,两三块连在一起没被斩断的鸭肉鸡腿也是见怪不怪。


说到买房置业,只要在外经商的安义人一回来,开发商们的脸上就立刻笑容绽放。管它楼层户型、公摊物业,管它绿化、配套、容积率,一概先拿下,而且是全款。反正一年也住不到20天,反正早晚都是要付清,能一次性付清干吗要给银行打工。


当周边的奉新、靖安、永修的房价还徘徊在2000元左右的时候,安义的均价已领衔4000元。如今,六至八千的也突破了人们的心理防线。


在团省委工作的安义人毛鸿山告诉记者,安义人的有钱之说,早己扩大到省阿城南昌买房,从最早的高档楼盘恒茂华城、滨江豪园,到后来的万科、绿地、恒大等开发的楼盘,哪里没有安义人成群结队整层整栋整排拿下的佳话。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远在南宁市区的保尔地产某售楼小姐,竟在与安义人购房的商谈中学会了安义话,让懂得友好回报的一户安义人家族签下了一个单元的电梯房,直叫漂亮的售楼小姐激动加感动,心潮起伏了整整一星期。


在南昌象湖绿地集团购买了高档别墅的周奕和告诉记者,安义人买房从不喜欢按揭,那样会让他们自己不屑甚至自卑。一次性付清,是他们的一贯做派与风格。“除了在南昌有房有车,我在北京买的房子光装修就花了100多万。我儿子女儿不仅在澳大利亚落了户,而且正在装修的别墅光装修费就超过了150万元。”周奕和是在省建材市场经销铝塑门窗型材的安义人,创业之初,他是从安义县食品厂下岗后来到南昌二七北路烧电焊的,之后转行做起了铝塑门窗型材的销售。周奕和说,洗脚上岸做城里人、辛苦赚钱快活用的观念,在他们安义人脑海里己经根深蒂固。


“暴发户就暴发户,土豪就土豪,碍着谁啦,咱不偷不抢的,就是理直气壮,就敢横扫一切。”在新疆闯天下的安义商人刘汉龙在去年召开的106名优秀赣商回家创业大会后如是说。


“这样的情景,与温州商人和山西的煤老板颇有几分相似。于是乎,安义人有钱,也就越传越广,越传越神。资产百万以下的,见人都哭穷;三四百万的,叫刚刚起步;五百万至一千万的,才叫有点钱;不过亿的,都不好意思觉得是富翁。”南昌安义发展促进会的徐先生说,“值得一提的是,安义人有钱并非跟其它的地方一样,只是极少数人富有,而是相对比较均衡,平均每个家庭都有三十万以上存款,车房等固定资产还不算在内。”



3 72小时的铝合金爱情


安义人有钱后除了物价上涨和购物观念发生了变化,最让人无法复制的恐怕要数安义人的相亲现象。安义人相亲就跟商品交易一样看货论价,男女青年从见面相亲到进入洞房,可以在短短的72小时之内走完整套程序,“闪婚”一事就这样悄然发生在安义,不知是值得骄傲还是汗颜?这种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铝合金爱情”,也是让安义人出名且贻笑大方的一大主因。上网百度一下,记者发现,安义人自己拍摄的微电影《小城婚事》剧照,反映的就是安义外出务工未婚青年的“闪婚”现象 。


经历过72小时“闪婚”现象的黄先生说,安义这种“闪婚”现象源于做铝塑门窗的行业性质,绝大部分未婚青年一年当中95%以上的时间是在外地,只有通过一年当中过年这个最宝贵的时间来找到自己生活的另一半,因此,也就造就了安义县近年来的春节相亲高峰现象。


据悉,每逢临近春节前的十天半个月,要相亲的男女青年就会提前回到家乡来,马路上奔来呼去的小车,大半是相亲的队伍。许多男青年从早上到晚上要奔赴几处看女方,女青年只需要静坐在家里接受一拨接一拨相亲者的挑选。经历过这种相亲的刘女士颇有感触地说,在相亲的时候,男女双方基本上都是凭第一感觉,觉得对得上眼的然后就进入下一个流程,用安义本地话说就是“谈盘子”。这个“盘子”谈得拢则皆大欢喜,谈不到一起那就抽身走人。谈得拢后男方就要给女方下聘礼,那就意味着女方从此就是男方家的人了。像这种上午交钱晚上就可同居的“闪婚”现象,在安义已经很正常不过了,并形成了一种乡俗,女方本人及家长都能接受。安义人称这个速配为“铝合金爱情”。


在安义青年男女相亲的过程中,几乎连了解对方和举行婚礼的时间都没有,过完初十,女方就要跟男方一同外出创业经商。



4 人员外出引发的不和谐


在外经商赚钱的安义人,除上带来了当地经济的繁荣、婚配现象的变化,也出现了许多不和谐的因素。首先是大多数青壮年人在外创业经商,使安义的许多村落出现了空心,良田出现了抛荒,有的村落还出现了退化,留守在家乡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他们不仅艰难地承担着耕种的劳累、看家护院的寂寞、陪着孙儿孙女读书的辛苦,而且往往承受着亲情的缺失,少数留守在家的村妇还有性饥渴的现象,更有甚者是有的亲人因意外事故一去不返,给父母、孩子和亲人们带来无法承受的痛苦。


安义县石鼻镇的陈名江是去年离开父母和妻儿去北京打拼经商的。去年8月12日,陈名江在北京清华附属中学教学楼窗户改造工程中不幸发生意外身亡。陈名江走后,留给亲人的不仅是亲情的缺失,更有无法承受的悲伤。像陈名江这样的案例在安义外出经商创业的13万人口中,几乎每年都不可避免地会发生。


这些仅仅是“安义经济”现象中不和谐因素的一个缩影,更有甚者是大量人员在回家过年的时候会因短暂的相聚而聚众赌博,他们有的集聚在家中的堂前屋后一押千金,有的在宾馆里通霄达旦地豪赌,由此安义还出现了过年开不到宾馆的现象。黄先生告诉记者,过年期间,安义人在宾馆里豪赌不仅成了普遍现象,而且往往因聚众赌博发生纠纷而打架斗殴,让安义的公安民警过年都不得安定。


“铝塑门窗经济造就了安义经济的辉煌,也给基层的计划生育工作和农村党建工作带来了许多不便。”长埠镇云庄村支书黄彭告诉记者,因青壮年大部分在外经商,他们村里不仅出现过长期没有人当村干部的现象,而且计划生育和党建工作很难开展。



5 返乡创业迎来工业强县潮


安义的铝塑门窗经济给安义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不和谐,也引起了安义县委县政府的思考。为了把遍布全国无根的铝塑门窗经济变成扎根安义的铝塑门窗产业,2003年,安义县委县政府开始派出107名干部到沿海发达地区“打工”,学习他人的先进经验。2012年,安义提出用3年时间,在全国安义人比较集中、产业相对聚集的地方成立安义商会、在外人员党支部,形成以省会城市为主体,经济活跃城市为支点,覆盖全国的安义商会和在外人员党支部网络体系,打造独具特色的安义商会经济和工作体系。记者采访时,该县己组织在外经商人员成立安义商会、党支部上百个。


安义还在“全民创业”和“三回工程”的引导下,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积极鼓励安义人返乡创业,以缓解亲情的缺失和社会生态的失衡。记者采访时,己有近万人在县委县政府的鼓励下返乡创业,以铝合金门窗型材、塑钢门窗型材、装饰板材及不锈钢管材等为主导的新型建材产业在安义得到蓬勃发展,形成了在全省独树一帜的“产业板块”。


安义县委统战部长黄小平介绍,目前,在安义人返乡创业的热潮中,安义全县共创办了建材企业124家,产能54万吨,产值78亿,占全县工业经济的60%以上。产能位居华东第二、全国第三,且上下游产业同步发展,形成了密封件、五金等5大类配套产业。


安义已有雄鹰牌铝材、雅丽泰铝塑板、实德塑钢3个中国驰名商标。雄鹰铝业董事长龚兆汉告诉记者,雄鹰铝业除了拥有江西铝型材行业龙头和全省本土首个铝型材行业中国驰名商标,还是全国第二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院士工作站”的著名铝型材企业。除了雄鹰铝业,从事精细化工的上市公司晶安高科之院士工作站也正式揭牌。


“下一步,安义还将加大企业品牌发展扶持力度,力争三年左右培育出中国驰名商标或中国名牌5个,江西省著名商标或江西名牌10个。计划到今年年底,铝合金、塑料型材生产线达500条(产能100万吨)、不锈钢生产线500条(产能30万吨)、集成门窗组装能力达500万平方米,整个建材产业年产值达300亿元,形成综合实力强、产品质量优、配套体系全、市场份额大的建材产业集群发展新格局,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新型建材产业生产基地、全国门窗型材三大基地之一。”安义县委书记李松殿如是说。


安义县政府县长梅梅表示,安义主抓建材工业图腾,并非凭空构想。目前,安义有13万人在外主要从事铝塑门窗加工和建材销售,并占有全国建材流通加工市场的70%市场份额。有了自身优势的传统产业为依托,安义才有赶超佛山的底气。


“在建材行业,安义人要哪个牌子兴,哪个牌子就能兴。最好的例证就是天津有家全国排位靠前的钢化玻璃设备厂差点倒闭。2010年,一拨接一拨的安义人被邀请过去考察。短短一年不到,这家企业就起死回生。两年后,它的规模就扩大了一倍。每逢春节,该企业全体股东齐刷刷地赶到安义,给他们的战略合作伙伴逐个拜大年、行大礼。”在安义凤凰山工业园经营铝塑门窗配件的刘品胜,说起安义人在建材行业的经营能力十分自信。


如今,安义县委县政府的领导认识到,要缓解安义经济现象出现的社会生态失衡的压力,除了鼓励安义人返乡创业,县域经济绝不能过度依赖某一支柱产业,就像新余认识到“一钢独大”的经济格局潜在着巨大的危机一样。在这一指导思想的作用下,返乡创业的安义人正在不遗余力、千方百计发掘并培育多个切实可行的产业集群。


记者采访时,除了建材产业,新能源产业也成了安义县工业园区最具成长力的产业。产业集群规划建设用地3平方公里。园区已有豪安能源、美亚能源等优质企业。光伏产业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引起业界关注,其中,豪安能源在安义县己投入6亿元,40条单晶硅反应炉已经运营投产。


据悉,纺织服装产业集聚效应也在安义日益彰显。目前,该县形成了宏达纺织、凤凰纱业、安泰实业、佳纺、益富实业、南昌童装等年产十几万纱绽和一年三百多万套服装的规模。柏辉制衣更是工厂如花园,职工的住宿有套间空调,吃了食堂的饭菜不思自家锅灶。


投资3亿元的中迅农科、投资5亿元的泰格尔航空、投资10亿元的安德利新材料等一批重大项目也相继落户安义。目前,安义正加速对接投资50亿的新民温泉开发项目、投资12亿元的山东威龙国际酒庄项目、投资5亿元的江西财经大学分校项目。


面对安义工业强县的热潮,省委书记强卫、省长鹿心社莅临安义调研时,对异军突起的安义经济现象和务实肯干的安义人给予了高度评价,让安义人回乡创业吃下了“定心丸”。


更多内容请登录江西商报官网:

www.jxsb.cn;

或关注本报腾讯官方微博:

t.qq.com/jxsb-com


===============================

商报推荐:

江西体彩微杂志: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