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铝材价格联盟

我的七二五记忆|难忘一九六三

中船重工七二五所2018-12-04 11:36:40

五十五年风雨沧桑,七二五所如今在科研和产业化上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集体的荣耀,是几代人辛苦耕耘的收获。数十年的发展,已经彻底改变了七二五所的面貌,回想起建所之初的艰辛,忆苦思甜,感慨万千。

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祖国海军发展,舰艇日益增多,而艇体腐蚀严重影响在航率,迫切需要解决腐蚀问题,我所阴极保护专业组应运而生。

1963年,我从所机关调到刚成立的腐蚀与保护工作组工作,成为了阴极保护专业组的一员。阴极保护在国外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理论到应用都很成熟,发达国家已普遍采用,而我所阴极保护研究一直都是空白。加入阴极保护专业组的我就像刚入学的小学生,从理论到实践都是一片空白。


   
1960年海军科研部(后来的七院)接收由高校推荐本科二年级一批在校大学生入伍。在天津军粮城集训,一个月后分配到各所进行对口进修。随后挑选出10名同志分配到正在筹划中的“材料研究所”(后来的七二五所)。1961年七二五所成立后,所里安排我们到上海交大和北京钢铁学院进行学习。该图为我们10人到上海学习时在外滩留影。


在我所技术级别最高的工程师张铭勋带领下,专业组到上海进行攻关。张工此前给上海求新船厂推荐了锌牺牲阳极成分,他带我去检查使用效果,了解了锌阳极的生产和安装以及锌阳极使用后质量的判定方法,加深了对牺牲阳极作用原理的理解。同年,张工在上海借用四所场地进行强制电流阴极保护试验。采用圆盘状高硅铸铁阳极,将阳极安装在长约10米,宽约0.6米的钢板一端上。我将这套装置装在租用的两个板车上,从复兴岛步行穿过上海,押送到衡山路。这次试验收获了对强制电流阴极保护系的装置的了解,以及作用原理和牺牲阳极的区别。

1963年年底,我因病回大连治疗和修养。在这期间,思想上进行了梳理,认识到阴极保护主要是产品和应用。1965年上半年病愈,为了对牺牲阳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我又参加对锌、铝、镁三种牺牲阳极室内小样试验工作,加深了对牺牲阳极电化学性能的感知,意识到要解决海军舰艇腐蚀问题,应该全面推广应用锌合金阳极。


七二五所大连时期的办公楼(资料图)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全组同志奔赴海军基地,我在大连船厂和旅顺修造厂推广采用码头挂片试验和实艇试验测量,说服他们用锌合金阳极改换过去纯锌阳极,效果明显。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参与对南海、东海舰队推广使用效果普查,锌合金牺牲阳极全面使用,保护效果好,为海军的现役舰艇防腐交上满意答卷。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和工业的迅速发展,我所在军转民号召下,将阴极保护技术推广到直埋管道和海上钢结构物。我参与了在洛阳的锌、铝牺牲阳极生产车间建设工作,我所铝合金牺牲阳极取得中国船检局和美国船级社的认证,产品出口东南亚和日本等国家,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在这期间我还参与了其他课题项目的研究试验工作,取得了部级奖励。

19631999年,我一直热爱、坚守阴极保护的推广和应用。1963年是我跨入阴极保护的第一年,感谢很多老同志对我多年的帮助。这一年是我最难忘的一年。

从青春年华到银丝花甲,我与同事们共同经历了我所从无到有、从小大到大、几度迁址的历程。是阴极保护帮助我实现了我要为党和国家工作五十年的心愿,也实现了为七二五所奉献青春和热血的个人目标。(图/文 罗振琦